《三十而立》讀后感

  在這奔三確當口,青春的尾巴上,多得是無所適從,不知道奔了三,走在奔四的路上又是何種境況和心情。我心里的那個洞那時該怎樣?我從不企圖那個洞能被什么填滿或者漸漸愈合,對于這個洞,無所適從又無可奈何。
三十而立
  不知道王二心里有沒有洞,嘻樂怒罵的生活形式下面無非兩種可能:一是為了假裝給別人看,一種是為了假裝給自己看。前者流于膚淺,終生奔波活不成自己,也不知道活著是怎樣的滋味;后者傷于固執,總不認命,總不服輸,總要撲騰著受盡磨難。不覺得哪一個更高明,可是,哪有高明就去人生的,都是渾渾噩噩,恍然泰半世了才反應過來人生應該怎么過,或者干脆來不足反應就去了南邦。

  網上流行這樣的說法,說很多人是20多歲就死了,70多歲才埋葬。我并不贊同這種否定人生泰半價值的武斷定論。縱然20多歲的人是朝氣,夢想和激情的象征,但以后的責任、成熟和恬淡或苦難歲月怎能因少了那么點脆弱的夢想而一筆勾銷呢?受苦或承福都是來過的證明,平庸或不凡都是走過的印跡,又何苦悲觀至此。若你不凡了,定時有人在你身后平凡的付出過,若你成就了,定時有人曾經無怨的替你背負過。那些所謂夢想啊、自信啊、激情啊,不是與生俱來,也不是孤身鏖戰而來,你有的和最終會有的,都是多數人鮮血和汗水的鋪墊和揮灑。所以,縱然時運不濟或資質平庸,也不該相信自己20多歲就因為某某莫名其妙作死的東西就以為自己已經到了南邦,畢竟,這也是對南邦的侮辱和褻瀆。

  我會帶著我的洞好好活著。

本文鏈接: http://www.dejilamu.com/article-5030.html